正在阅读:控带荆门远,飘浮汉水长——“唐诗与襄阳”之韩愈
分享文章
分享到:

微信扫一扫

参与评论
0
当前位置:首页 / 文章 / 襄阳文化 / 正文

信息未审核或下架中,当前页面为预览效果,仅管理员可见

控带荆门远,飘浮汉水长——“唐诗与襄阳”之韩愈

转载 163k.com2021/01/05 15:42:04 发布 来源:襄阳日报 作者: 35 阅读 0 评论 0 点赞

严爱华

韩愈文章写得好,被后人尊为“唐宋八大家”之首,其诗歌独具奇崛之风,开“韩孟诗派”。他有政治眼光,维护国家统一,反对军阀割据,官也做得大。苏轼说他内外兼修、文武俱备:“文起八代之衰,而道济天下之溺,忠犯人主之怒,而勇夺三军之帅。”(苏轼《潮州韩文公庙碑》)

韩愈前半生,就是一个苦孩子努力读书、励志成才的典型。他出生两个月,母亲离世,三年后,父亲又死在秘书郎任上。幼小失怙的韩愈全靠长兄韩会和嫂子郑氏抚养长大,13岁时,哥哥韩会又不幸病故,韩愈只得与嫂子相依为命。在接踵而至的打击中,韩愈“焚膏油以继晷,恒兀兀以穷年”,发愤而为的就一件事:“口不绝吟于六艺之文,手不停披于百家之编。”他知道,这是男儿立身处世、有所作为的唯一通道。

19岁到28岁之间,韩愈是在考试中度过的。他三次参加礼部进士科考试,三次落榜,第四次再考,得以高中。可是,礼部的进士科及第后,必须参加吏部制科考试,才能授以官职。韩愈当即参加了吏部的博学宏词科考试,不料复审时,被中书省黜落。如此,韩愈又进入了新一轮的循环。第二年,他再试吏部制科,再次落第。第三年还是同样的故事。这段时间,他这个“京漂”的生活状况是“终朝苦寒饥”(韩愈诗),“在京城八九年,无所取资,日求于人,以度时月。”(韩愈《与李翱书》)他只好到方镇节度使的幕府混了两三年。终于,在贞元十七年(公元801年),他通过吏部铨选,而后仕途顺风顺水,一路升迁,由分管教学的国子监四门馆博士,到监察百官的监察御史,由正五品上的中书舍人,到正四品下的刑部侍郎。以下就要说到韩愈与襄阳发生联系的元和十四年(公元819年),也就是苏轼说他“忠犯人主之怒”的那次事件。

这年正月,宪宗皇帝派使者前往凤翔迎佛骨,长安一时间掀起信佛狂潮。韩愈毅然上《论佛骨表》极力劝谏,要求将佛骨烧毁,不能让天下人被佛骨误导。宪宗览奏后龙颜大怒,要用极刑处死韩愈,宰相裴度、崔群等人极力劝谏,乃至皇亲国戚们也认为对韩愈加罪太重,为其说情,宪宗才将他贬为潮州刺史。

“一封朝奏九重天,夕贬潮州路八千。”遭贬南迁途经襄阳的宜城,韩愈在楚都遗址写下一诗:题楚昭王庙韩愈

丘坟满目衣冠尽,城阙连云草树荒。

犹有国人怀旧德,一间茅屋祭昭王。

宜城一度为楚国都城近两百年。韩愈写此诗的同时还写有《记宜城驿》一文。《题楚昭王庙》指出了城内楚昭王庙的准确位置,还有“旧庙屋极宏盛,今惟草屋一区”“每岁十月,民相率聚祭其前”的记述。对读此文,诗意便豁然贯通了。

楚昭王是楚国历史上以宽厚仁慈著称、颇得民心的君王。诗的前两句,写楚昭王庙周遭的冷落寂寥:满目都是丘坟,当年那些峨冠博带的士大夫都消失殆尽,高耸入云的城阙下,乱草杂树一片荒凉。这两句写景主要是与下两句作对比:至今还有老百姓怀念楚昭王旧日的仁德,哪怕保存一间茅屋,也要岁岁相率祭祀其灵前。时逾一千多年,楚昭王还受到唐代人的祭祀,就因为他宽厚仁慈,爱护百姓。对照唐宪宗为迎佛骨,让百姓“老少奔波,弃其业次”的荒唐扰民行为,就更能深刻理解诗人为何会对这处历史遗迹有如此感慨了。

明代诗评家高棅在《唐诗品汇》中,引用南宋诗人刘辰翁评语,说:“若韩绝句正在楚昭王庙一首,尽压晚唐。”清初学者仇兆鳌在《杜诗详注》中谈到绝句的点题,认为韩愈这首《楚昭王庙》就是第四句点题。这些都表现出古代学者对此诗的解读,已窥出诗蕴含的言外之旨。

题广昌馆韩愈

白水龙飞已几春,偶逢遗迹问耕人。

丘坟发掘当官路,何处南阳有近亲。

仍是贬迁路上,诗人途经枣阳,又写下一首怀古咏史诗。据《枣阳县志》:“广昌馆在东门外沙河东岸。”枣阳是光武帝由布衣成皇帝的龙飞之地,白水源出枣阳东大阜山,《水经注》说“(白水)其阳有汉光武故宅,基址存焉”。所以,诗一开头,便提出一个问题:光武帝从枣阳的白水“真龙腾飞”,已不知有多少个春秋了。第二句实际意思是:路上偶然遇到一个农人,便打听光武帝的遗迹。限于诗律,才倒序成“偶逢遗迹问耕人”。打听的结果呢?这里的汉墓都被盗挖发掘,填平后当做了官道,枣阳(东汉时枣阳属南阳郡管辖)的哪个地方还有光武帝的近亲呢?

岁月之河的无情涤荡,可以让一切荣华富贵成为过眼烟云。即使贵为九五之尊的皇帝,在他的发祥地,其遗迹也会被夷为平地,这里面寄寓了多少命运无常的感慨。以上两首怀古诗都与他此时的谪臣心境有关。四年前尚在中书舍人任上的韩愈,还写过一首与襄阳有关的诗,那里面的情绪可就完全不同。送李尚书赴襄阳八韵得长字

韩愈帝忧南国切,改命付忠良。壤画星摇动,旗分兽簸扬。五营兵转肃,千里地还方。控带荆门远,飘浮汉水长。赐书宽属郡,战马隔邻疆。纵猎雷霆迅,观棋玉石忙。风流岘首客,花艳大堤倡。富贵由身致,谁教不自强。

唐代出镇襄阳的朝廷重臣中姓李的还真不少,诗题中的“李尚书”就有两个,一个是以检校礼部尚书出任襄阳大都督长史、山南东道节度使的李夷简,一个是以工部尚书出任襄州刺史的李逊。考《韩愈集》注,此诗应当指后者,因注释中有“逊赴襄阳,廷臣送者三十余人,分韵赋诗”之语,而韩愈此诗的诗题正是“分韵赋诗”,诗限八韵(双句押韵共十六句),拈阄得字,韩愈得到“长(cháng)”字作为脚韵。

像这种旨在歌颂、谀美的赠别诗,内容基本一个模式。此诗按两韵一层,八韵诗正好可分为四层意思:一层写李逊堪当圣命、威武出师;二层写襄阳地处形胜、控荆扼汉;三层写李逊文韬武略、必治郡有成;最后由李逊本人活生生的例子引申出生活中一个普遍性的道理,即人的功名富贵,都是由他自身的努力而获得的,谁敢说一个男儿处世不需要自励自强呢?

抛开“功名富贵”封建色彩较浓的字面意思,取其内核意思,不就是今天所说的“成功”之义么?这不一样需要自强发奋、努力打拼方能遂愿吗?如此看来,韩愈的话到今天也并不过时。事实上如前所述,韩愈本人就是一个以自励自强走向成功的典型,越是这样的人,越能在关键时刻堪当大任。后来韩愈的人生大剧上演了一出特别出彩的高潮戏。唐穆宗长庆二年(公元822年),藩镇军阀王庭凑叛乱,时任兵部侍郎的韩愈奉命前去安抚劝降,此行的凶险是深入虎穴去“与虎谋皮”,宰相元稹料定他有去无回,连声叹息:“韩愈可惜了!”穆宗也后悔了,重新下诏要韩愈相机行事,不必进入乱军营帐。韩愈却临危不惧,以超人的胆略和智慧当面说服了王庭凑,平息了一场叛乱。此即苏轼所谓“勇夺三军之帅”之所指。

一首官场客套的应酬诗,却能曲终奏雅,生发出警世意义。男儿处世当自强,应该可作为古今普适的励志箴言。


责任编辑:蒋琦威


已有0人点赞

自定义html广告位

0条评论

 
承诺遵守文明发帖,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0/300